主页 > P超生活 >范卓云 经济衰退忧虑升温 高息资产显吸引 >

范卓云 经济衰退忧虑升温 高息资产显吸引

2020-08-02
阅读指数:701
范卓云 经济衰退忧虑升温 高息资产显吸引

贸易紧张局势近期急剧升温,美国政府宣布从10月1日起,把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率由25%提高至30%,并从9月1日和12月15日起,把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新关税由10%提高至15%,以抗衡中国对75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徵关税。

中美双方互增关税,令原定于9月在华盛顿举行的高级别贸易谈判增添不明朗因素。贸易争议升级对中国和环球经济增长带来更大不确定性,影响投资者承险意欲,今年下半年环球股市料将持续波动。短期而言,人民币将面对下行压力,预测人民币兑美元滙率将在今年底跌至7.20,于2020年底下跌至7.30的水平。

料储局年内再减息两次

应对美国提高关税,中国人民银行较早前推出新造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新造贷款的利率报价实施市场主导机制,报价银行按人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报价(主要为中期借贷便利利率),而非根据官方一年期贷款利率,相当于间接减息。这是一项重要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笔者预期中国改革贷款市场利率报价机制,将带动新造贷款利率逐步下降,令中国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调。根据我们经济研究团队预测,假设没有新的刺激经济政策,美国的新关税可能降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50个基点。这项贷款市场利率报价改革将在一年期间,带来相当于全面减息5至10个基点的效果。人行的间接减息行动,支持我们对中国美元债券和人民币债券的偏高比重配置。我们对中国股票持中性观点,专注于内需驱动的板块,以及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的受惠者。

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在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举办的全球央行年会上的演说显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倾向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笔者相信联储局将继续以风险管理和维持经济扩张为首要政策重点。然而,鲍威尔同时警告,联储局应对贸易风险的工具其实有限,他认为货币政策「无法为国际贸易提供规则手册」,暗示市场不应依赖联储局减息来完全抵消贸战风险。考虑到贸易紧张再度升级的影响,我们把美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测由2.4%下调至2.3%,鉴于9月生效的新关税将为投资支出增长带来新风险,今年下半年的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至1.7%,明年美国经济增长料维持在1.7%。

为了缓和贸易纠纷和环球经济放缓引发的下行风险,我们预测联储局将在今年内再下调联邦基金利率两次,分别于9月和10月,每次四分一厘。现时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价格反映,市场预期由目前至2019年底联储局将减息约0.64厘。鲍威尔的演说显示,他减息的幅度很可能至少达到市场目前预期的一部分。鉴于美国经济和盈利动力维持稳健,加上联储局的减息空间较为灵活,因此笔者依然有信心美国股市将在今年跑赢环球股市。我们对环球股票持中性风险立场,继续对美股持偏高比重配置。

债息纵倒挂 衰退机会微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令市场加深对经济衰退的疑虑,美国债券孳息率曲线倒挂的情况再度加剧,8月27日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大幅下跌至1.484%,2年期债息跌至1.528%,令10年期与2年期孳息率出现逾4个基点的倒挂,是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最大幅度。金融教科书向来视美债息曲线为预测经济前景的重要讯号,在正常市场情况下,长年期的债息会较短年期的债息高,但当短债息高于长债息,债息曲线便会出现倒挂,市场普遍相信这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先兆。不过,投资者应审慎看待美债息曲线倒挂的情况。事实上,债息曲线倒挂曾在1998年错误预示经济出现衰退,历史资料显示,在美债息曲线倒挂后,一般需时15至18个月才会出现经济衰退,而且债息曲线需要在最少数周至数月内持续倒挂,才能证明衰退讯号较为可信。

近期美国债息大幅下挫,笔者预期明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机会较低,儘管当地製造业表现疲弱,但零售增长保持强韧,劳工市场向好,消费信心稳健,联储局推行宽鬆货币政策有助缓解经济下行风险,在美国失业率仍处历史低位的情况下,经济陷入衰退的机会不大。鉴于劳工市场畅旺和消费需求稳健,估计联储局于9月和10月连续减息后,可能于2020年按兵不动。受联储局温和宽鬆政策指引所影响,预期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将保持低水平,于2019年底和2020年底处于1.50%。

「负利率」时代 看好亚洲美元债

联储局于7月底减息开启了环球央行货币宽鬆的大门,今年初以来,全球「负利率」债券总额急升至16万亿美元规模,佔所有债券比率接近三分一。从赚取收益的角度来看,过去黄金利率是零,债券利率处于正数,所以黄金在利率上升的环境中吸引力下降,但现在全球三分一债券处于「负利率」,黄金没有收益但在负利率时代投资价值正在上升。

为了应对「负利率」的挑战,观乎环球债息将会在一段长时间处于较低水平,高收益资产料会受到追息资金追捧。笔者建议追求稳定收益的投资者採取「买入后持有」的债券投资策略,青睐短年期高质素的息差机会,我们偏好短期美国投资级别企业债券和新兴市场(尤其亚洲)的美元和本币债券。股票方面,投资者宜审慎管理股票投资组合以迴避贸易和经济周期风险,笔者看好内需带动的防守性股份,对环球必需消费品、医疗保健和公用事业等抗跌板块持偏高比重配置。在全球经济放缓和利率下跌的周期,优质高息股的回报前景可看高一线。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本稿不涉及独立投资意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