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超生活 >举着「爱」的大旗说我讨厌你 >

举着「爱」的大旗说我讨厌你

2020-06-16
阅读指数:952

举着「爱」的大旗说我讨厌你

Photo From Flickr by
Light Brigading

「爱」的重量可轻可重,每件事、每个行为,几乎都可以用「爱」之名去解释。例如护家盟可以用「爱」家庭的名义希望同志不可以结婚;老公可以用「爱」父母之名,要求老婆不准回娘家,猛然,世界上大多数的罪人都无辜了。

做为情感威胁,「爱」让人盲目,或者有了一同背负罪名的轻鬆,又或者,可以没有疑虑的达成愿望。《冬之梦》是费兹杰罗的短篇小说集,其中同名短篇〈冬之梦〉描述一位有点才干的年轻人因为爱上地方名媛,努力的接受名媛的予取予求的,直到最后黯然离开。看着这则故事,忍不住会想到费兹杰罗的大作《大亨小传》。因为「爱」,盖兹比可以持续输出自己拥有的一切,而他的希望?仅仅只要女主角爱他。《大亨小传》就像是〈冬之梦〉的加强版,〈冬之梦〉的主角没有机会像盖兹比用牺牲做为恋情的了结。不过许多人看完这故事,第一反应都是:「什幺是恐怖情人,就盖兹比啊!」

虽然墨家主旨是「兼爱非攻」,但「爱」在某些地方具有强烈的排他性。曾在亚马逊雄踞畅销榜第二名长达52週的《姊妹》叙述1960年代美国南方的故事,深刻描述了黑人在当地的弱势。其中,希莉这位团体中的女王就以「爱」与整洁之名,要求家家户户都该为黑人弄一间专属的厕所。忽然,「爱」就是全世界最远的距离。

《行李箱男孩》则将「爱」的重量加到极致。

一个苍白的三岁孩童的存在,决定了自己未曾谋面亲戚的生存。当你知道有个孩童可以拯救自己心爱对象,该不该将他买来?当你认为离开自己对他比较好,会否将亲生小孩送给他人?

当「爱」的面貌多到複杂又迷人,不用急着下定见,多听听其他人的故事,看看精彩小说,总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爱」的重量。

《行李箱男孩》 from Readmoo电子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