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超生活 >「不要说意见,说事实。」日本 BBS 界驳倒王分享: 用 8 >

「不要说意见,说事实。」日本 BBS 界驳倒王分享: 用 8

2020-06-11
阅读指数:666
「不要说意见,说事实。」日本 BBS 界驳倒王分享: 用 8不要说意见,说事实

我说话时几乎不带情绪,绝大多数都是以事实为基础发言,因为推翻事实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比如说,当你陈述「狗吃鱼」这件事时,别人想让「狗不吃鱼」这个反对意见成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狗真的吃鱼 。当你给对方看狗吃鱼的影片后,讨论就结束了。

无论是运动、游戏,还是工作,有勇无谋地挑战高难度的事情,最终会招致失败。企图推翻事实的行为就是如此。

可是在谈话性节目,不承认事实、否定真相的人意外地多,他们或许是用既有观念和刻板印象在争辩吧。节目来宾之间当然也有角色的分配,没有人做那样的发言,节目气氛就热络不起来,所以的确会有来宾刻意说些违反事实的话。

大概是好几年前,我受邀参加了某个谈话性节目,针对年轻人不创业的问题,与担任主持人的评论家辩论。

那时我的主张是:「不创业,就不幸福吗?」

当时我陈述了这样的事实:「想创业就去做,不想创业也没关係,这是个人的选择。创业没有法律规定,也没有年龄的限制。」然而评论家却说是因为社会不自由,也没有鼓励创业的风气,所以年轻人才无法创业;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年轻人真是不幸等,他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评论家又说:「想以三百万元的资本额创业的话,在美国和日本的难度会是一样的吗?」我则回道:「拥有三百万元的人不会是年轻人。」这也是事实,而非意见。

「现在,十几岁的学生都拥有手机,打工赚钱就能买下几万块的包包,这在其他国家应该是不可能的吧。女生半夜十二点在路上闲晃也不会被袭击,这对我们来说都很稀鬆平常,所以住在社会安定的国家是非常幸福的。」

我想评论家只是想让谈话顺着预设的节目企画走,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而我也并未受到那些发言的伤害,节目也就这样顺利进行了。

总之,事实绝对强过义正词严的意见。

对付难搞谈判的小撇步

任何商业谈判,只要能说服对方,其实不需要用上惹毛对方的牌。只不过,手上有这样一张牌,可以让谈判过程更加顺利。

例如,会议上出现今天一定要讨论出结果的气氛,但 这样下去会对自己不利时,藉由惹毛对方,便可以将情况引导至因为问题实在谈不拢,下次再继续讨论的方向。

也就是拖延战术。让我们可以在下次会议前,利用时间蒐集新的资讯,或是完成原本毫无进展的工作。

甚至不用做到激怒对方的程度,因为人只要有一点不愉快的感觉,就会把能量转移到情绪而失去冷静。当人感到不愉快时,就会想要赶快离开,因而提高赞成「下次再讨论」这个意见的机率。

接着介绍我曾经实行过的拖延战术。

如果有人反覆强调你的发言有误时,大部分人应该都会生气吧。例如前面提过的例子,当说出「狗不吃鱼」这种错误发言的人反驳你时,就可以回击:「你刚才说『狗不吃鱼』是错的,所以现在说的也不对吧?」用这种说法,即便对方讲的是对的,也会百分之百被你惹毛。

「压缩个人空间」这个策略也颇好用。会议上进行讨论时,只要不断往对方那边靠过去,对方就会有压迫感,而开始感到不舒服、不愉快。

也有人会因此生气,但我们只是移动位置而已,没有人会察觉那是为了惹人生气而故意做出的行为。

不过跟政府相关单位的人谈判时,不可能把窗口惹毛事情还顺利进行。例如常常有人因为想申请某种许可,却被政府单位拒绝而在柜檯发飙,但我认为生气一点用也没有。

与其生气,不如用「该怎幺做才好呢?我们一起寻找方法吧!」比较能够说服人。行政人员碰到这种情况,反而比被骂到臭头还要困扰。

因为他们心中真正的想法是「好麻烦」「想拒绝」,但职责上却无法回绝。收到符合条件的文件时,政府单位便不得不受理。也就是说,遇到「还有其他方法吗?」这类文书製作的谘询时,行政人员一定得说明。

工作上有往来的对象,未必一定要成为好朋友。视情况,如果让对方喜欢你比较好,那有时将对方惹怒、保持距离也未必不好。採取对自己有利的方法,就是最好的,不是吗?

总之,当对方发脾气时,不要突然退缩,只要用有趣的态度,客观地观察对方、思考策略就可以了。

平息他人怒火的技巧

高中时,我曾经和朋友小柴一起在外卖披萨店打工。这里跟大家分享小柴常用的平息客人怒火的技巧,这个方法与惹毛对方相反,但同样可以应用于辩驳力上。

在烟火节庆这种超级忙碌的时候,披萨外送迟到两个小时是很稀鬆平常的事。这时客人一定会先「吃了些什幺」,然后冷掉的披萨才送到,客人当然也会生气。

小柴这时会怎幺做呢?他会跟客人一起大骂披萨店。「您一定觉得『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对不对?迟到两个小时根本太夸张。」他抢在客人之前生气,彷彿自己站在客人这边。实际上,当人在生气的时候,我们无法对站在自己这边的人发脾气。

小柴抓住那样的心理继续说:「所以啊,这种时候根本就不该订披萨,因为心里明明很清楚根本不可能在时间内送达。所以披萨店乾脆不要接订单嘛!」小柴明明是披萨店的员工,却可以若无其事地说出这些话。

被那样一说,客人也很难继续生气。「喔,你懂我的心情。」接受了小柴的话而消气。

这样的技巧可以应用在各种商务场合。 比如说碰到客诉的情况,与其寻找各种理由让客户接受,不如跟着他一起骂自家公司或商品。直接成为客户的伙伴,是快速平息怒火的方法。

对方在气头上的时候,让电话响起也很有效。

当电话铃声响起,再怎幺愤怒的人也会瞬间安静。「谁打来的电话?」受到铃声的吸引,火气会因此减弱。

所以请别人打电话给自己,或是让闹铃响起也行。我在跟难缠的人谈话时,经常让手机在某个时间响起 ⋯⋯

「喜欢」「讨厌」有办法说服别人吗?

不以事实为依据,而是用「我喜欢」或「好有趣」这种个人主观的评价及判断进行讨论,其实没有什幺意义。

在商务场合,「因为我喜欢所以这样做」的说法很常见,但对于没有答案的问题,交给别人做才轻鬆又有效率。

比方说,我尽可能不碰设计和取名的领域。即便是好的设计、好的命名,最后还是会以「喜欢/讨厌」的主观判断为根据。也就是说,即便你再怎幺努力,也得不到正确答案、拿不到一百分。

「做得真好」「但改成这样应该更好吧?」「好的,我再修改」;修改完后,「改得真好」「但改成这样应该又更好吧?」因为没有正确答案,所以永远修改不完。

相对于此,我写的程式只要跑得动,大概就接近一百分了。

即便如此,在公司的会议上,有时必须针对没有答案的问题进行讨论。例如,必须在商品设计 A 案与 B 案之间做出决定时,该怎幺办呢?

很简单,按照高层说的话做就好。

你觉得 A 比较好,但高层觉得 B 好的时候,争辩就到此结束。不要死缠烂打,坚持己见。如果硬是让自己支持的 A 通过,一旦失败,高层可能会指责:「我就说 B 比较好吧!」顺着高层的意思选择 B,失败了至少不会受到责备。

为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脣枪舌战,只是浪费时间。直接回说「那不关我的事」,赶快结束讨论比较好。

乱出主意,一旦失败,自己也必须承担责任;与其如此,不如让自己站在失败时可以说「哎呀,怎幺会这样?」成功时可以说「好厉害喔!」的立场比较重要。

而「喜欢/讨厌」这种生理上的愉快与不愉快,当然有理由。为什幺会喜欢、为什幺会觉得有趣,背后都有答案,所以应该好好思考、摸清楚自己怎幺想。

比方说,大家都有觉得「难吃」的食物吧?但其实食物并没有「难吃」的味道,仔细思考,难吃可以用「好鹹」「好辣」「没味道」等其他词彙来说明。

因为「难吃」是很直觉的词彙,所以我们习惯想都没想就说「好难吃」。但是仔细思考,为什幺会觉得难吃呢?找出理由之后,就可以得到「少加一点盐」或是「不要加太辣」等对策。

也就是说, 虽然讨论「喜欢/讨厌」的问题没意义,但是思考「喜欢/讨厌」的理由却很有用。

用刚才商品设计的例子来说,即便顺着高层的决定,去思考为什幺上司选择 B 而非 A,建立自己的假说,然后拟定策略是非常重要的事。

严禁一对一,一定要有裁判

在电视或网路的谈话性节目,一定有旁观者,他们不时进行「谁赢谁输」的判定。 在商务场合也一样,争论时会有观看、进行裁判的人。也就是说,跟眼前的人讨论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在观看者面前,如何表现自己。

也就是说,思考那些做裁决的人,是以什幺基準来判断,在他们面前应该如何表现,然后按顺序尝试几种「胜利模式」,想办法在争辩的游戏中取得胜利。

反过来说,争论的铁律就是一定要有裁判。

以设计 A 案与 B 案的例子来说,如果只有两人单独争论,就有可能发生明明是对方决定的事情,事后却跳出来说「设计案是那家伙决定的」,混淆视听的灾难。

因此,在能够取得第三者证词的状态下讨论非常重要,一对一的争论一点好处也没有。

尽量不要单枪匹马就上阵。一对一的争辩对我来说,就是漏洞百出。

因为只要被抓住一个把柄,对方就会不断攻击。而人只要不断受到攻击,就容易出错。

擅长攻击别人的我,很清楚攻击弱点的方式有很多,当然也明白不断受到攻击会有多麻烦。

这里再举一个例子。

「可否杀人」的争论,当判断输赢的人是母亲时,只要说:「当小孩的生命受到威胁,而妳眼前有把枪,如果只要杀了犯人,小孩就能获救,妳会动手杀人吗?」如此,或许就会得到妈妈们的支持。

如果是看起来像爱看漫画、孩子气的人,又或者本身就是小孩的话:「现在有一个坏人,假如杀了那个人,世界就能获得和平。只要杀掉那个人,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得到幸福。这样,杀人也没什幺不对吧?」像这样提出漫画常见的观点,这个主张得到支持的可能性便很高。

也就是说,虽然我是跟眼前的对象争辩,但是大部分的情况都有判断输赢的第三者,因此如何抓住围观者的心,才是争辩的攻略。

眼前跟自己争论的对象,是怎样的人不重要,分辨出看这场争辩的观众拥有何种思考模式才是重点。

然后推测从什幺角度切入可以获得围观者的支持,再展开争辩。

取得同情就赢了

我认为被攻击的一方比较有利。无论是电视或网路上的谈话性节目,还是商务场合的争辩,其实都是「有观众的争吵」。由观看争吵的人,判定哪一方获胜。

在这种辩论场合,关键就是如何在观众面前营造出可怜受害者的形象。

社会上大多人喜欢站在受害者那边。所以「我是受害者」的讯息越强,观众对自己的印象就越好。

也就是说,持续扮演遭受责备、斥责的可怜人,就能够获得「好可怜」的同情声浪,增加同伙,最后赢得胜利。

因此,越是难吵赢的议题,越要在人群面前争论,甚至可以故意提高说话音量,引起别人的注意。

在谈话性节目上,如果碰到不懂的专业术语,我都会老实询问「什幺是○○?」但有些来宾会摆出「连这个都不懂」、瞧不起人的态度。

这时就是吸引大家注意,让观众同情你的大好机会。你可以说,「词彙量不足,对不起」「社会经验不够,真抱歉」「能力不好,真是对不起」,像这样展现自己是因为不够聪明而遭受责备的受害者,也就是弱者的立场。

对我来说,道歉一点也不痛苦。就算要跪在地上磕头谢罪,我也可以毫不挣扎地跪下去。

这是为什幺呢?因为我觉得道歉一点也不沉重。对我来讲,道歉只不过是开口发出「对不起」的声音而已,没什幺大不了。

所以,当我觉得要是不被骂一定赢不了的时候,可以轻鬆说出对不起。

其实要继续责备不断向自己道歉的人,是非常困难的。

面对找各种理由、藉口的人,那些理由、藉口可以直接当作攻击的材料使用,所以能不断反击。但是碰到一直说「我没有藉口,对不起」的人,你完全找不到可以作为攻击的材料,最后只能在同一件事情上打转。

反过来说,只是不断道歉,就能给周遭人这样的印象:「人家都那样道歉了还穷追猛打,真是讨厌。」

也就是说,大气不喘地道歉,能自然而然地成为受害者。

所以在公司被上司斥责的时候,不要狡辩,只要不停地道歉:「真的很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大家就会觉得你「一直被骂,好可怜」,而获得同情。

道歉可以让生气的上司成为犯人,而遭到指责的自己成为受害者,形成加害与被害的关係。

一对一讨论时的诀窍

我在前面提到,不要在没有裁判的状况下争论。也就是说,不应该两个人关在密室吵,因为没有裁判,争论只会沦为情绪化的争吵。所以我总是不擅长处理家庭内的纷争。

但还是会碰到只有两个人的情况。比方说,被公司的前辈叫去小房间说教,陷入没有其他人看到、无法脱身的状态。

这时候只要聆听就好,总之让对方把话说完。

当说教告一个段落,就说:「我懂了,真的很抱歉,请让我回去消化一下。」赶快回到自己的座位。

然后发一封邮件给跟说教事件相关的人:「针对某件事收到以下指正,对此我的想法是 ⋯⋯」

像这样把事情公开,看了邮件的人就会进行评断。

而说教的前辈一定也会在信中反驳,但是在有观众的地方,比较不会感情用事,也可以快速解决问题。

有时间差也无妨,总之 必须想办法製造出有观众的平台,在裁判面前讨论。

这是提高辩驳力极为重要的关键。

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有必要对全员公开。如果是在公司,因为上司拥有裁量权,当你被前辈说教后,隔天只要在上司面前说:「前辈不好意思,关于昨天您说的……」把事情再拿出来讨论,就可以重启比赛。

一般来说,上司看到部属的争执不会放着不管,为争辩做出输赢判定的机率很高。

也就是说,用这个方法强制结束争论,至少能达到不分胜负、打成平手的结果。

用争辩说服人只是二流

说服别人时,如果落到必须争辩的地步,其实并不聪明。换句话说,诱使别人顺着自己的想法去思考,让对方以为是自己想出来的,才高明。

比方说,我经常推荐朋友买书,我向对方说明有趣的地方之后,朋友就会跑去买。

那是因为朋友听了我的话后感觉很有趣,想买来看看,绝对不是因为「不想买」对上「这本书很有趣一定要买」这种辩输赢的结果。

「这本书说了这些这些,是不是很有趣?」「嗯,感觉不错耶」,让对方处于这种放鬆的状态,对话才好进行。因此当对话走向剑拔弩张,必须到争辩才能服人的地步,只是二流。

听说在心理谘商界有句话:「被感谢的心理谘商师是二流。」

亦即,患者跟谘商师聊了心中烦恼后痊癒。而被患者道谢的谘商师,仅为二流。

要让患者歪头想不透:「明明没有什幺好讲的,我为什幺要来这?」却又再次上门看诊的谘商师,才是真正的一流。

我认为说服人的方法也是一样,当说服走到辩论的地步,便是二流。

这就像帅哥对女人说「买这本书」,女人马上会买;男人如果被美女拜託,大部分男人也会买单吧。所以我认为,用争辩击倒别人,只能算二流。由此来看,我也没什幺了不起。

我可能不太擅长不着痕迹地让别人按自己的想法行动,如果可以做到那样,根本就不需要像这样讨论各种辩驳的技巧了。从必须磨练让人会自己想买书来看的技巧来说,基本上我不是帅哥,是肥宅。

在职场与生活的人际应对中漂亮反击

《骂不还口,你傻呀?》

「不要说意见,说事实。」日本 BBS 界驳倒王分享: 用 8

这里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