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超生活 >-台湾外科医学之父 -高天成的信仰故事 >

-台湾外科医学之父 -高天成的信仰故事

2020-06-03
阅读指数:858

◎陈中陵(新北市保长国小总务主任)

如果不是因为好奇,我也不会一脚踏进寻墓的旅程。去年清明前夕,我独自到北投丹凤山爬山,印象中曾经看过有条通往阳明山第一公墓的指标。在蜿蜒的山径中,凭着方向感及决心,总算是找到了。偌大的阳明山墓区整齐井然,陆陆续续发现为数众多的名人故墓,其中包括前台大医院院长故高天成医师夫妇。

敲一牛车砖头 换一碗麵

高天成(1904-1964)是台湾早期教会信徒高长家族第三代子弟,故事要先从其父亲高金声牧师(1874-1961)谈起。高金声是高长的长子,亦为养子,八岁因相依为命的祖母过世,透过宗族协助下,从厦门渡海投靠高长。高金声廿八岁时与台南长老教女学校(今长荣女中)教员潘阿金女士结婚,高金声在台南神学校与太平境教会担任教职与牧职,婚后育有六男一女,除五子早殁外,长子高天成和其余四个儿子都是医生。

早期教牧家庭收入清寒,高天成于台南太平境教会小学求学期间,常在课余时间为建筑工人敲碎砖头,赚取零用钱。一牛车碎砖头的代价是十二钱,要敲满一牛车,往往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一旦领了那份微薄的工钱,他就高兴地拉着弟弟去吃一碗一钱的刨冰。积多了钱,有时就去吃麵,一碗麵需要十钱,差不多要敲一牛车的砖头。有时他会和弟弟拿着纸盒,装着糖果,顶着炎阳或寒风沿街叫卖,以求多赚点零用钱。

娶林献堂千金 化解祭祖冲突

高天成七岁入太平境教会小学就读,因成绩优异读毕四年级后,跳级进入台南长老教中学(今长荣中学),在校修读二年肄业,1917年十二岁得到三叔高再得(高长三子,高长家族第一位开业医师)赞助留学费用,转入京都同志社中学。

1924年,廿岁的高天成考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1928年毕业,隔年返台于盐水开业行医。也就是这段时间,在一次的会面场合,台中雾峰望族林献堂头一次见到廿五岁的高天成,对这位青年才俊讚誉有加,奠定日后将独生女林关关(1906 -1996)许配给高天成的一椿喜事。

高林家族联姻是件大事,高家是基督徒家族,而林献堂虽未受洗,但对基督徒友善;1915年,林献堂以日币500元购地,再捐赠予雾峰长老教会建立教堂,便是一例。倒是林献堂长子林攀龙是基督徒,于1922年三月在日本熊本市基督教会受洗,返台后加入雾峰长老教会,后来也成为教会长老。

高林家族在说媒成亲的过程中,对于祭祖拜公妈一事起了礼仪之争。林献堂希望高天成迎娶时,在林家厅堂祭祖上香,但高家认为此等行为犹如拜偶像,是严禁的。1930年一月3日迎亲当天,高侯青莲(高再得夫人,高天成的阿婶)以家族长辈代表的身份携众前往,在婉言妙语中淡化焚香祭祖冲突,高天成终究没拜公妈,仅由林关关向公妈牌位行礼。我认为也是林献堂了解与尊重教会礼仪,也就不再坚持与为难。

医疗加福音 完全的医治

婚后,高天成携妻再次赴日求学、习医,1938年取得东京帝大细菌学医学博士学位,是第一位获取该校医学博士的台湾人,台湾第一位医学博士杜聪明讚誉高天成是「台湾外科医学之父」。1948年他返台定居,隔年应台大校长傅斯年邀请,担任台大医学院教授兼附属医院外科主任,1953年十一月升任台大医院院长。这段期间,高天成夫妇每逢礼拜日,一定到济南基督长老教会作礼拜,也常在医院传福音。他常说:「医疗加上福音,才能使人肉体与灵魂得到医治,这才是『完全的医治』。」

活出信仰 推动医院福音工作

作为一位基督徒医师,高天成在工作中活出信仰,注意自己的生活,做个有智慧的人,不做糊涂人,并且以恩慈和怜悯的心对待病患、同事和学生。颜崇汉医师曾回忆:「高教授对我们年轻外科医师的要求,是强调责任感与理性的判断力,做事要负责,行为要符合常识不要离谱。他讲话小声客气,富幽默,从不直接责备人,不骂人,但大家都敬畏于他的权威。」

然而高天成忙碌于医务,无法在有限的时间下,尽心推展信仰工作,曾感慨说:「祖宗几代以来,各代总有全时间事奉主的牧师,唯独我们这一代,四兄弟全部从医。也许我该弃医从事圣工吧!」因此他特别欢迎信徒到医院探访病友传福音。

后来高天成因长期肺结核导致肺部纤维化,同时增加心脏右心机能负担,1964年八月13日中午,高天成陷入弥留之际,呼唤护士代为朗读腓立比书四章4-6节:「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主已经近了。」无论是医护人员或欧巴桑,均难掩不捨,「流目屎乎来毋甘!」(流眼泪,捨不得高医师离开)。高医师逝后甚至捐出遗体,供台大医院做病理解剖研究,真正做到完全的奉献,那是信靠委身于上帝的真实体现。

高氏夫妇合葬于阳明山第一公墓第二区第一排,墓外棺左右侧刻有高天成墓誌铭,为时任台湾大学中文系傅宗尧所书;背面刻有两人生卒年月日。墓棺后方石墙贴有十字架,清楚表明墓主的基督徒身分。从墓园处可远眺关渡平原及观音山脉,心旷神怡,思古幽情,这是我寻墓的另一收穫。

台湾外科医学之父 高天成的信仰故事

在寻墓之旅中,作者发现高天成医师墓背后的故事。(作者提供)

延伸阅读:

1.关于高天成在台大医院的事蹟,参阅陈音如,《台南高长家族与近代台湾社会》,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2015,页90-100。

2.洪善继,〈高天成〉,《馨香之气》。台北:中国主日学协会,196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