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彩生活 >(灵异故事)红色躺椅 >

(灵异故事)红色躺椅

2020-06-03
阅读指数:384

我的室友DD是一个2手货爱好者,并不是他有多需要那些2手家具或用品 
而是DD只要看到被丢弃的家具或用品 
他便忍不住手痒的把那些被丢弃的东西拣回来修理 
我常常看他捡坏掉的檯灯,椅子,桌子,脚踏车回来整理一番 
大部分经过DD巧手组装后的成果,会让你很难想像那都是从垃圾堆里拣回
来的废弃物 
我常在想如果DD唸的是工业设计或室内设计,应该比他现在唸的电机工程
更能大展长才。
某个星期5下午 
(在每个星期5下市政府会派特别的大型垃圾车到某些特定的地点 
将一些特大型的垃圾收走,像是一些旧冰箱,废弃的家具等等 
因此星期5是DD大哥最重要的收货日。) 
DD粉兴奋的打电话回来说他在学校附近看到一张名贵红色的躺椅 
叫我赶快开我们那台$500加币(大约1万5千元台币)买来的奥斯摩比豪华大
轿车去载躺椅 
我半信半疑的开车去接他,心想那有可能一张名贵的躺椅会被人拿来丢。

等我把车开到跟DD约定的地方 
真的有一张Art Nouveau 造型的躺椅孤伶伶被扔在回收场 
躺椅的质料非常的好,古典充满光泽木头外框衬着红绒布椅垫 
估计躺椅大约有80~90年历史,虽然旧但是整体状况保存的相当良好 
木料部份完美无暇,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加工手续 
我们猜想那张躺椅如果卖到古董家具店,应该也值好几百块加币 
哇哈哈!还真是捡到宝。

当天晚上DD的同班同学文玫跟文玫的室友小米刚好要来家里吃火锅 
文玫一看到这张新的战利品时,喜欢的直说要要找笔来签上文玫的大名 
这样如果我们不要这张躺椅时,文玫就是第一顺位继承这张躺椅的人。 
相对文玫的兴奋。小米反而一脸狐疑直钉躺椅看。

"DD你确定这是拣到的?不是你去偷来的?也不是别人在搬家时你趁乱打劫
来的?" 小米皱着眉头问DD。

"我DD是如此无耻之人吗?我知道勤俭,努力,会理财,头脑又好这些是我
的缺点。但我可不会去做像偷东西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DD话还没有讲完,我跟文玫早笑的在地上打滚。

"是!我知道DD大哥是新好男人,刘德华第二。可是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怎幺会有人把一张名贵的古董躺椅给丢掉?会不会是……… 
某些独居老人的遗物正要送去火葬场被你检回来?"小米一脸严肃的说

"呸!呸!呸!大吉大利,小米你是考试考昏头吗?这你也想的出来。 
我知道妳非常的羡慕我能捡到这张椅子,不过各人的命运是不同的 
光羡慕也是没有用,妳还是过来吃火锅别再胡思乱想。" 
DD一脸被打败的表情说着。

"可能吧!不过我直觉上就是觉得这张椅子怪怪的,那有那幺便宜的事。"小
米耸耸肩说

吃完火锅大家移师到房间里打大老2 聊天。 

给大家看一下我们房子的配置图 
我们因为租的是上百年的砖造公寓,所以我们房子的格局非常特殊 
先跟大家讲解一下,大门口一打开就可以直接看到客厅跟饭厅 
但是饭厅跟客厅有墙隔开,中间有一扇木造镶玻璃的门相通 
饭厅跟厨房一样是有墙隔开但用木板门相通 
最后是一间跟其他房间比起来大到不成比例的房间 
我跟室友DD就将房间用柜子隔成两部份,一人用一边 
门口一进来左手边的小房间的是我的书房 
饭厅被DD改为他的书房加个人工作室 
走廊放我跟DD的脚踏车还有许多DD的战利品,我也把它拿来当储藏室 
因为走廊东西堆太满,我们进出全改为由厨房经饭厅到客厅后 
再由客厅的门出大门 
为了展示我们的新战利品,那张新躺椅被我们放在客厅正对门口的地方


大约玩到快2点的时候,文玫去上洗手间顺便帮大家到厨房拿饮料 
文玫一进房门马上开口问:"你们家有那个电视还是收音机的频道是讲西班
牙文的吗??"

"没有阿!你有病吗?那台音响我刚捡回来还没有修,那里来的音乐? 
快点来玩牌啦,大家都在等你。"室友DD一面发牌的说

"不是啦!我刚刚听到客听有人在讲西班牙文ㄚ,"文玫说

"不会吧!电视在我们进来房间之前我关的。而且我们没有装第4台不会有西
班牙文的电台。"我说

"我就是知道你们只有装那可怜的天线跟本没有几台频道可以看我才觉得奇
怪 
我肯定我有听到有人在讲西班牙文,声音是由客厅传来的"文玫信誓旦旦的
说。 
"而且那个口音听起来是哥伦比亚的口音。就算是cable里面有播西班牙文 
讲的也是西班牙口音的西班牙文。不可能会出现南美洲口音的西班牙
文。" 
对了!忘记告诉大家文玫之前在阿根廷住了6年,所以她西班牙文挺溜的

"会不会是隔壁电视开太大声传来的声音?还是对门?"小米问

"我们已经是尾间,没有隔壁,对门要到下个月才会有人搬进去,现在也没
人。"DD皱着眉说

"有小偷吗?我打电话报警!"文玫边说边找出自己的手机

"不可能!那有小偷进来偷东西还讲话讲的全世界都知道。"我边思考边说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决定一起去看看 
我跟DD两个男生走前面,两个女生紧紧抓住我们的衣服跟在后面 
我一出房间的门就感觉到家理比平常冷 
刚才吃火锅时有开一点窗,不过早就关起来,没理由这幺冷

"你有把暖气关掉吗?"我压低声音问DD

"没有!外面这幺冷就算我超级节俭也不想自己冻成冰棒。"DD也低声的回


因为走廊被我跟DD隔起来当储藏室 
所以我们先进厨房,再由厨房的门进入饭厅到客厅去 
一走进厨房果然听到从客厅那传来的说话声。

"真的有人在客听。"我小声的说。
"小…小偷吗?"小米一脸紧张的问。

"一定是小偷。兄弟!抄家伙!让那嚣张的白痴知道我们的厉害。"DD边说边
拿起我的李居民签名球棒 
我勒~~好!我抽出出DD那把身价不菲特地由日本带回来的日本生鱼片刀 
小米拿着只断掉的椅脚,文玫拿起锅盖护着她的手机。

"大家準备好没?我们偷偷进到饭厅。先看清楚小偷在那里,再冲进客厅给
小偷一个当头棒喝!"我看着大家力图镇静的说着。

我们小心推开厨房的门蹲低身体进入饭厅。透过隔开饭厅跟客厅的玻璃门 
我们同时看到红色躺椅上坐着个男人一面抽着雪茄一面大声的对空气讲
话 
那个坐在躺椅上男人有着一头捲曲的黑髮跟落腮鬍 
上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外面罩着件小背心 
下半身则完全不清楚,像有一层半透明的雾包围着。

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就只是傻愣愣的站在那发呆 
直到不知是谁发出的尖叫声让我清醒过来 
随着那声尖叫,那个"男士"慢慢把头转向我们 
对我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大家吓的2话不说就往房间跑 
关上房门、挤在房间最里面DD的床上,大家一边发抖一边祈祷。

"怎幺办?我们要怎幺出去?"小米声音发抖的问。

我也知道要尽快跑出公寓。不幸的是走廊上被我们堆太多东西跟本不能走 
要出大门也只能由厨房经过客厅出去。而那位人兄刚好就坐在客厅 
由房间爬窗子呢?我们公寓又在4楼。我可不想因为失足而跟那位人兄当同


就在大家想法子要逃出公寓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那位人兄的声音。

"大家静一静,你们有听到甚幺吗?"我说

"我听到那个……人的声音"隔了一阵子小米轻轻的开口说

等一下!刚才那个……东西的声音没有这幺大声阿! 
我是在去厨房拿饮料时才听到客厅有声音 
在浴室或走廊跟本听不太清楚它的声音,更何况是在房间里。"文玫疑惑的


我稟住气息,专心的听那个陌生的声音 
慢慢的声音越来越清楚,感觉就像他越来越靠近

"兄弟,我也觉得那个客厅的ㄜ~~~客人讲话越来越大声 
而且那声音听起来不太像他还在客厅讲话,是他讲的越来越大声,还是他
越来越靠近 
oh~man!他不会想进来加入我们吧?"DD一说完话小米跟文玫马上抱在一
起。

"DD你不要吓我们你看文玫都快哭出来。"小米用颤抖的声音说着。

"DD你不要吓她们,我们去看看情况。"我强做镇静的说。

"你确定?"DD苍白着一张脸的说。"就听你的兄弟。你走前面"

"好!我跟DD去看看情况。小米,文玫你们别怕乖乖躲好别出声 
如果我们出去后有事,那……就报警吧!"我说完话便转身走向房门口

就在我手握住门把的那一霎那 
一阵清楚而响亮的歌声透过薄薄的门板传入我的耳里 
看着门把上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我的右手。我到底还要不要开门?

透过薄薄的门板,我感觉到门把轻晃一下,把手的另一端被人握住 
下意识的将门把握的更紧,冷汗沿着我的背脊滑下 
忽然间,我的脑袋变的一片空白 
四周围被黑暗沉沉的压住,知道自己应该要逃离这片黑暗 
我动不了! 
我动不了! 
除了心跳外 
我甚幺都动不了! 
甚幺声音都听不到,只听到歌声跟自己的心跳声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熬过那一夜,就好像在我三十几年的人生中 
出现几小时或几分钟或几秒钟的空白片段 
只记得当清晨的光线慢慢让房间里的景物越来越清晰 
忽然间房子里回覆一片死寂,听到的只有我的心跳撞击我的耳膜
等天全亮我们就赶快送那文玫跟小米回去,而那张躺椅呢? 
抱歉~~大型垃圾一星期只收一次,只有把家让给那位人兄住 
我和室友DD整整在外面流浪的一个星期,每次回家拿东西一定选在正中
午 
还要找一堆朋友一起进我们家 
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因素,每次匆匆回家 
总觉得那个人兄正在躺椅上对我们诡异的微笑 
空气中凝结着厚重而挥之不去的雪茄味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5,我跟DD两人安静的将躺椅搬回回收场 
两人默默的将绑在车顶上的躺椅解开 
这时一个白人男生走过来问,你们这张椅子是要丢的吗? 
两人坚定点头 
"太好了,没想到找到这幺好的东西。"那白人兴奋的说 
我开口打算说话,DD拉了我一把,向我使个眼色 
两人默默的把躺椅放在地上后,转身开车离开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那个白人身旁走来另一个白人男生 
两人对着躺椅兴奋的比手划脚 
"上星期我们也在这里做同样的事。"DD的声音由一旁悠悠传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